中新社北京3月10日電 題:從麗都到國都:兩天的“接機”
  作者彭大偉
  離馬航MH370失聯48小時的時間越來越近了。兩天來,記者穿梭於首都機場和馬航在北京開安置乘客家屬、開發佈會的麗都、國都等酒店,經歷了最漫長、最揪心的“接機”歷程。
  ——令人揪心的空白
  北京時間3月8日,9時零5分,驟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破了原本平靜的周末早晨,電話那頭主任說:“馬航一架飛北京的班機失蹤了,趕緊去首都機場。”
  上午10時,記者乘出租車趕到北京首都機場T3航站樓國際到達出口,滾動提示國際航班到港情況的大屏幕最上方,從吉隆坡飛往北京、原預計6時半抵達的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370航班已經顯示為“延誤”,預計到達時間則是一片令人揪心的空白。
  許多7時不到便前來接機的MH370乘客家屬已在此焦慮地守候多時。現場沒有看到馬航的工作人員。幾位家屬向記者反映,“我們都是從媒體上才得知飛機失去聯繫的消息。”
  記者於是跟隨一名男性家屬來到位於T3航站樓二層的馬來西亞航空公司辦公室,發現大門緊閉,兩位值守在此的安保人員表示對相關情況不知情。儘管聲音有些顫抖,這名家屬仍通過手機不停安慰在外等候的妻子,“別哭了,大舅哥不會有事的。”
  隨著時間的推移,失去聯繫的這架航班和其上乘客的細節開始不斷被公佈出來。原來,MH370起飛後不久,便於北京時間凌晨失去聯繫。一起失去聯繫的,有來自14個國家和地區的239名乘客和機組成員,其中包括154名同胞。
  ——眾人矚目的白板
  8日上午10時40分左右,T3國際到達出口前的問訊處旁邊,一塊白板上寫了通知,讓家屬前往麗都飯店瞭解相關信息,首都機場11號門外亦提供了擺渡大巴,由機場志願者將家屬引導上車。後來,只要有工作人員接近這塊白板,各個媒體在現場等候消息的記者們都會一擁而上,仿佛那裡是馬航唯一的官方發佈平臺。
  14時,雖然馬航方面一直未現身機場與家屬對話,但在機場志願者的引導和勸說下,大部分在場家屬已前往麗都飯店休息。14時30分,馬航一個簡短的記者會也在該飯店召開,發言人在擁擠不堪的會議室中只是重覆了飛機失聯的聲明。
  離MH370失聯已超過12個小時,這時,一直顯示“延誤”的MH370,從航班到崗情況顯示屏上無聲無息地消失了。一部分媒體同行沒有去麗都,而是繼續守在T3國際到達出口。大家不斷地刷新著自己手機、筆記本電腦,生怕遺漏了MH370的任何信息。
  一個下午,微博、微信上數次流傳MH370已被髮現的消息,但隨即又被證偽。數度鼓起的信心,很快又變成迷茫的等待。
  時間很快來到晚上10時,焦躁不安地守候了一整天的家屬和記者,終於等到了馬航工作組將於8日深夜抵京並召開新聞發佈會的消息。
  ——悲情的“國都”“麗都”
  在離機場不遠的國都大飯店大連廳,被從四面八方趕來的攝影和視頻記者圍了個水泄不通。原定23時30分召開的發佈會,延宕至北京時間9日凌晨一時半才召開,此時距離MH370航班失聯,已足足24個小時。而馬航方面給出的答覆,則令人更加難過:重申確認與航班失去聯繫,但尚未得到失事證據。
  現場有記者情緒激動地數次打斷馬航高管,追問何時送家屬前往吉隆坡,但對方不置可否。
  凌晨3時,麗都酒店二層雨軒廳外仍堵滿了各路記者。由於馬航不同意媒體入內,不少記者席地而坐。
  到早上7時,馬航仍未向記者公佈與家屬對話情況。許多同行24小時沒合過的眼睛里,已是佈滿血絲。酒店二層的走廊里散落著煙頭和空掉的紅牛飲料罐。
  “家屬著急得要命,我們這點兒辛苦又算啥呢。”一位周刊攝影記者說。
  天亮了,家屬開始漸漸離開雨軒廳。而不少記者仍留在原地等待馬航發佈消息。
  下午14時,有消息稱第一批家屬或將於9日晚間飛往馬來西亞。此時距MH370失聯已超過36個小時。
  記者再次趕到首都機場,發現各路媒體已散去。原來,有傳聞指馬航將在麗都、國都或另一家春暉園飯店召開下一次發佈會。記者看到,那塊白板上的通知已悄然改為“MH370的接機家屬請到春暉園飯店瞭解相關信息”。
  9日晚20時,國都大飯店大連廳內仍有一些記者在企盼著馬航發佈新的動態。此時,國都的管理人員表示,他們將關閉這間會議室,這意味著10日之前不可能再有發佈會在此召開。
  截至發稿時,距離MH370失聯已近48小時,無論是家屬、工作人員,還是記者,都度過了最漫長的兩天。
  239位乘客的安危禍福、其中154名同胞家屬的急切企盼……正如守候在麗都飯店的一位記者在微信寫道,“今夜無人入眠”。
  “MH370,全中國都等待接機。”(完)  (原標題:馬航客機失聯事件:從麗都到國都 兩天的“接機”)
創作者介紹

佐佐木希

kd41kdfhh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